新闻资讯

PM2.5隐形“帮凶”:VOCs !

日期:2016-6-3 9:27:30 | 阅读:300

以PM2.5为代表的细粒子污染,已成为我国目前城市空气污染中最重要的污染源,并渐渐为大众所了解。然而人们不知道的是:在PM2.5形成之前,还有一个最最重要的前体物—VOCs(挥发性有机物)。正是它的万千变化,让细粒子污染渐趋严重。
VOCs是挥发性有机化合物的英文简称,常见的包括苯、甲苯、二甲苯、苯乙烯、三氯乙烯、三氯甲烷、三氯乙烷、二异氰酸酯等。VOCs的危害尤其严重,不仅危害孕妇身体,还会影响新生儿的智力发育。同时,VOCs也是造成儿童神经系统、血液系统、儿童后天疾患的重要原因。
洛杉机光化学烟雾事件,VOCs是罪魁祸首
VOCs废气处理的身影最早出现在美国洛杉矶。位于西海岸的洛杉矶,三面环山,一面临海,长年阳光明媚。然而,上世纪40-50年代,这个美丽的港口城市逐渐被阴云笼罩...
人们发现,每年夏季的正午或午后,这里的天空经常会出现一片浑沌不清的浅蓝色烟雾,而远离城市1公里外的松林莫名其妙地成片枯死,柑橘减产;更多的居民开始患上各种眼疾和呼吸道疾病。到1955年,洛杉矶已有400多名65岁以上的老人相继去世。
这就是著名的洛杉机光化学烟雾事件。也正是从这一年起,美国科学家开始着手探究,究竟是谁在谋杀洛杉矶的天空及人群?
经美国科学家不懈努力,人们发现这是一种新型大气污染,是由汽车尾气和其它工业生产排放出来的大量碳氢化合物和氮氧化物,在阳光紫外线作用下,最终变成了让人致病或致命的毒气。
作为一种危险的挥发性有机物VOCs,此时虽然已经在美国西海岸肇事闯祸,但半个世纪后,它潜伏的身影才影影绰绰地出现在科学家视野之中。就是今天,关于大气VOCs的研究,仍属世界最前沿科学领域。
危险的信号:近几年低浓度、高毒性的VOCs在PM2.5中的比重上升很快
在我国,上世纪80年代之前,大气污染主要表现为煤烟型污染,即以二氧化硫的颗粒物污染为主,然而80年代之后,城市化加速,经济规模扩张,各大城市机动车保有量也随之迅猛增长,国内的兰州、北京、上海、广州等大城市相继出现光化学烟雾污染,引起大气化学科学家们的注意。
尤其近几年,珠三角、长三角、京津冀等经济发达地区大气污染日趋严重,灰霾天变得越来越多,这使得臭氧和PM2.5所代表的细粒子污染,渐渐发展为大城市和区域空气污染的首要大敌。国家开始投入相当多的科研经费,进行大气污染研究。中科院大气物理研究所研究员王跃思博士分析,因为近些年尽管北京市大气污染中的二氧化硫、氮氧化物和PM10都在下降,但夏季臭氧浓度却在增加,而VOCs是臭氧生成和其它细粒子生成的共同前体物,所以VOCs已引起国内大气化学科学家们的共同重视。
如今,经我国国内众多科研机构努力,低浓度、高毒性的VOCs面目,在科学家的探索面前逐渐清晰。
VOCs排放源广,排放量大且逐年增加,监测治理刻不容缓。清华大学数据显示,我国人为源VOCs排放38%来自于工业,其次是生活(占33%)和移动源(28%)。
移动源指机动车、轮船、飞机等各种交通运输工具尾气排放。由于经济发展和环保意识淡薄,我国VOCs排放量逐年增加,1980-2010年间工业源VOCs排放从原来115.1万吨增至1335.6万吨,增加了10倍,监测治理已刻不容缓。
健康杀手VOCs造成大量有毒有害物质进入人体沉积
据研究,目前确定对环境和人类产生危害的大气污染物约有几百种,VOCs即是其中重要一员。
“这几百种大气污染物中,影响范围较广的污染物主要有大气颗粒物、硫化物、氮氧化物、含卤素化合物、挥发性有机物(VOCs)和放射性物质等。而PM2.5细粒子污染,几乎涵盖了前五种污染物”,中科院大气所相关科学家解释。
在大气科学家眼里,空气中占到99%以上的是氧气、氮气和二氧化碳,污染物只是其中很小一个部分。然而就是这一个很小部分内,又包含了细粒子、臭氧、氮氧化物、二氧化硫、一氧化碳和品种繁多的VOCs。而VOCs有机废气处理对人体健康的影响有直接效应,更多的是间接效应。
“如果把PM10中成千上亿的细小颗粒物聚合体,当成一个巨大的反应床,那么VOCs就既是臭氧和细粒子生成的一个最重要前体物,又直接贡献细粒子,因此必须非常重视”,中国工程院院士唐孝炎老师解释,VOCs是一大类化合物的总称,它在大气中实际包含了成千上万种微量有机挥发物,比如目前科学家在VOCs中能分辨出的,就有正构烷烃、支链脂肪酸、正构烷醇、脂肪二元酸、芳香多元酸、多环芳烃(PAHs)、异构烷烃、三酮类化合物等几百种。
“由于VOCs具有相对强的活性,是一种性格比较活泼的气体,导致它们在大气中既可以以一次挥发物的气态存在,又可以在紫外线照射下,在PM10颗粒物中发生无穷无尽的变化,再次生成为固态、液态或二者并存的二次颗粒物存在”,“且参与反应的这些化合物寿命还相对较长,可以随着风吹雨淋等天气变化,或者飘移扩散,或者进入水和土壤,污染环境”,唐认为,尽管目前科学界对VOCs在大气污染中的具体作为和反应机理还没有完全弄清楚,但它的危险性却已是昭然大白。
经科学家研究,大气中的颗粒物粒径越小,越容易通过人体呼吸道进入肺部,比如粒径小于7微米的颗粒物,可通过上呼吸道进入人体;粒径小于3.3微米的颗粒物,可沉积在支气管或肺泡内;粒径小于1微米的颗粒物,就可以直达肺泡。这些细小而无形的潜入者,一些本身就有毒性,比如硫酸液滴、铅粒子、氯粒子等,还有些则携带有毒物质,如烟炭吸附的多环芳烃等多种有害气体。
一旦出现细粒子污染的灰霾天气,近地大气中的细粒子无时无刻不在产生光化学反应,生活在地面的人群和其它动植物,则无时无刻不在呼吸交换气体,于是造成大量有毒有害物质进入人体沉积,人体健康受损。“从各国科学家的研究成果来看,细粒子污染可导致肺癌、呼吸道疾病、心血管疾管和神经性疾病等,甚至直接参与破坏人体血液循环,但具体作用于人体的病理学机理尚需进一步研究”,中科院大气物理研究所研究员王跃思称。
美国哈佛大学曾对8000名成年人,进行了长达16年研究追踪,结果发现,PM2.5与死亡率增加之间的相关性,比PM10要高。也就是说,PM2.5对造成人体死亡更关键。另外也有科学家研究表明:每增加10微克/立方米的颗粒物吸入量,将导致婴儿早产死亡率增加1%;对已出生儿童,则会造成智力受损。
层层追凶:汽车尾气和油气挥发成VOCs主要来源
在科学研究中,科学家们发现,PM10中所含有的PAHs(多环芳烃,VOCs之一种)60%-70%附着在粒径小于1.1微米的细粒子中。
显然,具致畸致癌性的多环芳烃是人体健康的重要杀手之一。而PAHs中根据分子式环数的不同,又多达几十种之多。
“锁定造成大气污染中元凶的过程,是一个层层剥皮的过程,先剔除对大气污染影响不重要的无机大气,再剔除VOCs(挥发性有机物)中不活跃、但占到总烃70%-80%的甲烷,然后再剔除活跃NHMC(非甲烷烃浓度)中毒性不强或活跃性不强的有机成分,最终科学家将目标缩小到PAHS、烷烃、烯烃、苯系物等少量几个对象身上”,中科院大气所介绍,目前国内对VOCs的研究路径大抵如此,“也就是一个寻找大气气溶胶中有机物来源的指标物质的艰苦过程”。
可大气中这些有害的VOCs又到底来自哪里呢?
王跃思博士通过对1999-2010年间北京大气污染的监测研究发现,VOCs的来源广泛而且不断变化,北京观测数据显示,2009-2010年汽车尾气的贡献率为25%;溶剂和油气挥发(加油站、电路板清洗、喷涂和装修等)占30%;工业排放(尤其是石油化工)占10%;植物排放挥发不到10%;其它面源污染,如餐饮业、有机质燃烧和居民日常活动等,排放大约25%。
“从这组数据可以看出,汽车尾气和油气挥放对VOCs的贡献率已超过一半以上,因此,要想真正治理夏季臭氧超标和前年PM2.5所带来的细粒子污染,控制住VOCs的来源最为关键”,王跃思认为,比如可以通过对汽车尾气的严格控制、在加油站加汽站等安装油气回收装置;以及通过对为汽车装修、维修和保养的相关产业加强监管,坚持废弃油品回收上缴;控制涂料生产的环保性,不符合环保的涂料拒绝进入市场等综合措施,“肯定可以控制住VOCs增长势头”。
目前,随着社会对PM2.5的高度关注,国家环保部已将PM2.5标准纳入2016年新的空气质量检测体系。对此,不少大气化学科学家表示欣慰。
“由于我国区域经济发展极不平衡,有的地方要控制臭氧、PM2.5,或更前一步要控制VOCs;有的地方还必须要控制二氧化硫和PM10,所以导致国标A PI显得滞后”,王跃思博士认为,国家十二五环境规划中肯定要考虑臭氧、氮氧化物和PM2.5调控策略,而下一个五年计划,VOCs也将被系统纳入国家空气质量管理体系,“控制大气质量的指标体系要有个渐次提升的过程,要一步步走”。
VOCs(挥发性有机物)污染
尽管目前科学界对VOCs在大气污染中的具体作为和反应机理还没有完全弄清楚,但它的危险性却已是昭然大白:
“由于VOCs具有相对强的活性,是一种性格比较活泼的气体,导致它们在大气中既可以以一次挥发物的气态存在,又可以在紫外线照射下,在PM10颗粒物中发生无穷无尽的变化,再次生成为固态、液态或二者并存的二次颗粒物存在;且参与反应的这些化合物寿命还相对较长,可以随着风吹雨淋等天气变化,或者飘移扩散,或者进入水和土壤,污染环境”。

 

联系我们

深圳维拓环境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地址:深圳市龙岗区平湖华南城发展中心801-808室
电话:0755-25989041  25986042
传真:0755-25987245  QQ:535973658  1181784438
手机:13827441361  13827446515
邮箱:szwintop@163.com